中共安阳市委 安阳市人大 安阳市政协 河南省政府 河南政务服务网    繁體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无障碍浏览
政务要闻 政府领导 政府机构 人事任免 专题专栏 法规文件 政策解读 重点领域
法人办事 个人办事 行政权力 便民服务 信用安阳 政府采购 公共资源交易 不动产登记
办事服务 在线访谈 网上调查 市长信箱 意见征集 参政议政 连线政府 阳光信访
林州市 安阳县 内黄县 汤阴县 文峰区 北关区 殷都区 龙安区 高新区
        
  邮件订阅
  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首页-->信息资讯-->国内信息
《流浪地球》作者刘慈欣︰科幻作家不可能预测未来
发布人:jqf  来源: 中国新闻网   时间:2019-02-11 08:12:27  浏览  人次

    2019年春节档期电影票房冠军非《流浪地球》莫属。作为这部电影的原著作者、电影监制,刘慈欣曾表示,中国科幻电影开启了壮丽的航程。今天,刘慈欣在山西阳泉家中接受了央视记者独家专访,并回答了部分央视新闻网友的提问,戳视频来看看他如何说。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刘慈欣。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刘慈欣答网友问

    1、影片看哭很多人,您哭了吗?

    没有,我们看电影是作为一个创作者的角度去看,我们不是从一个普通观众角度去看,我看电影比如我看到一个感人情节,我更多地会这么想,这个怎么样再加强一下就更好了,或者把它(情节)是不是朝前挪一下或朝后挪一下,效果更好,我是这么一个工匠、一个创作者的心态去看,一般来说,我们是打动别人的,我们自己一般很难被看过多少遍的作品去打动。

    2、影片中的地球现象是否会发生?

    首先在我们看得到的未来是肯定不会发生,因为太阳它处于一个主星序之中,就是恒星的主星序之中,主星序中的恒星是十分稳定的,就是说太阳真的要发生变化呢,它也是以一个很(漫长),对我们人类的尺度上来讲,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它发生变化是在很远的未来。

    3、网友质疑影片中一些科学设定让人无法接受,您怎么看?

    (记者:这是一个挑刺的网友?)他真没有挑刺 。确实里面的很多设定,确实像他说的不是太严格。甚至是一个BUG,这可能有各方面的原因。可能受拍摄技术的限制、故事的需要。比如说打掉摄像头确实不能把人工智能毁掉,但你要表现毁掉人工智能的话,是有的。像典型的就是2001电影里面,毁掉人工智能很专业,航天员进到电脑的主板上,把存储芯片一块一块地拔下来真的就毁掉了。可在《流浪地球》里你让吴京去这么干,那电影的时间可能要拉长很多。如何在遵守科学原理的基础上,又保证电影的可视性、可看性。

    4、流浪地球会拍成系列吗?

    这不该问我。对对,去问制片方导演。拍不拍,不是我能决定的。

    但是我觉得如果《流浪地球》第一部的票房照这样的趋势走下去的话,是完全可以拍第二部、第三部的。(记者:你是希望作品能多多呈现在屏幕上?)那是自然,我当然希望。我希望我所有的作品都拍成电影,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个毕竟科幻电影和小说相比它受到的制约是很多的。

    5、国产科幻电影未来该如何发展?

    首先还是我刚才说的,不要被某些框架限制死,就是科幻电影一定要多元化,要有多种风格的科幻电影。不能说照着某一个风格的科幻电影,好像都照着它那个模式去拍,那个是没有前途的。

    另外的话,还是那句话,首先要建立起一个科幻电影的工业体系,这个必须得有。这个工业体系就是很专业的。比如做什么就是做什么的,做星空特技的、做飞船特技的,都有它特定的专业,这个体系必须建立起来。

    第三个就是,必须有好的原创内容,这个很重要。这个原创内容从两个方面来,一方面我们要好的有影响力的科幻作品,这个现在太缺了,没有。就是我们说的IP,现在我们没有好的IP,或者说数量很少;第二就是说科幻电影相对于从文学作品改编而言,它更适合原创。我们必须培养出一批高水平的科幻编剧来,这是我们目前很缺的一点。为什么现在国内的科幻IP科幻改编权,它的市场那么火热,就是因为科幻编剧比较缺乏。我们其它的领域的编剧数量还是很大的,但是在科幻的编剧的数量很少,这方面急需培养出很多的人才来,我觉得这个是我们最需要做到的。

    《三体》是刘慈欣创作的系列长篇科幻小说,其第一部获得了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该部已有5个版本的实体书在国际市场上发行,此外还以有声书光盘、有声书下载版、电子书等多种形式发行。

    刘慈欣:这都是《三体》所有语言的版本,这是中文的,这都是英文的,这是在英联邦出的, 这是在美国的。这(幅画)就是《流浪地球》的场景,是一位画家画的,很精细,素描,画得很精细,很像我心目中那个场景。

    (记者:科幻作家能预测未来世界吗?)

    刘慈欣:不可能。描述不出来,不光是我,谁都描述不出来,甚至你描述100年以后都很困难。所以我们写科幻的人不是在预测,我们随时都不是在预测,我们在排列,把各种各样的可能性都排列出来,但是我们不可能穷尽所有的可能性,我们只排列那些最有意思的、最震撼的,注意这句话,只排列最有意思的、最震撼的,可不是排列最可能的。

    我常举的一个例子,一个不走的表,它一天还有两次能弄对。一样,你排列足够多的可能性,这里面肯定有几种能遇上的。但这不是它预测的,科幻小说家并没有神奇的力量。

    (记者:您创作中遇到最大的挫折是什么?)

    刘慈欣:我遇到的最大的挫折,其实也就是创意的,不能说是枯竭吧,很难能产生让自己能兴奋起来的科幻创意。这个和大家有些误解,好像你写一部作品非要超越你前一部作品,我没有这个想法。我说过一部作品,它有很多因素是机遇,这个是可遇不可求的。但是我要写一个作品,我必须有让自己兴奋起来的想法。如果我自己都兴奋不起来,我是没有动力去写它,特别是长篇小说,能支撑你写下去的,就是你自己的想法很兴奋。同时,(如果)我都兴奋不起来,你别指望让读者能兴奋起来,他肯定也不兴奋,这是我遇到的最大的难题。

    刘慈欣:就这三个是(奖杯),这个就是雨果奖的奖杯,这个是轨迹奖的,也是美国的一个科幻奖,这个是克拉克基金会的奖。

    其实我们的科幻发展到这一步,并不是因为科幻本身,也不是说现在的科幻就比以前80年代的科幻水平高多少,它是大环境决定的。这个《流浪地球》的导演也反复强调,整个国家处于一个快速的崛起、现代化状态,给科幻文学、科幻电影提供了一个肥沃的土壤。中国现在最强的感觉是什么?是未来感。就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有在中国有这么强烈的未来感,这种未来感就是未来给人的吸引力。世界上现在任何地方你没有办法与中国相比,顺理成章地它就促进科幻小说、科幻文学的繁荣。

    国运盛,文运盛,这一点对其他的文学我不知道是不是准确,对于科幻文学是极其准确的。在一个落后的贫穷的发展缓慢的地方,科幻文学肯定不行,不论你多么有水平有创意的作家你也不行,得不到承认,这是科幻文学的一个特点。

    (记者:那您觉得在这个时代您是不是也是幸运的?)

    刘慈欣:十分幸运。有一位美国作家跟我说,你们中国的60后是人类历史上最幸运的一代。我说我没看出来。他说人类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代人在你们的有生之年,看到你们周围的世界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我很认同他这句话,没有人,我想象不出别的哪一代人,我童年的世界和我现在的世界,完全是两个世界。这个对于一个科幻小说作家来说真的是很幸运的。也不仅仅是幸运,可以说,我本人就是一个时代的产物。我要是生在别的时代,早一些,甚至晚一些,可能都不会成为科幻作家。就是这样一个时代。

    (央视记者 王宇 李同 杨波 肖冉 晓宇)

主办单位:安阳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管理维护:安阳市政府信息中心  ICP备案号:豫ICP备14014946号
  电话:(0372)2550645 网站标识码:4105000039
   电子邮箱:ayxxgk@163.com 网站地图
技术支持: 河南山谷网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